《火影忍者》里的反派角色你所看不见的事情

  在火影里,曾几何时我们觉得黑白好坏泾渭分明,惩恶扬善理所当然。曾几何时我们觉得未来总有希望,梦想总能实现。曾几何时还没有那么多的失落、离别和幻灭。曾几何时好人和坏人还有明显的区别。火影里反叛角色分析,有些人坏的纯粹,有些人坏却同样让人痛,只是每个人的价值观都各有不同~  

  朋友分道扬镳了,梦想烟消云散了,好与坏的界线也模糊了。

  有人意识到,在这个以没有原则为原则的世界里,抹杀自己的感情,变成杀戮的工具,也许并没有什么光荣与梦想,也没有所谓的希望。

  面对这样的生存状态,有的妥协、有的抗争。各自怀着自己的执念,在斗争中共存,共存中斗争。

  火影里少有真正意义上的大恶人,主角成长途中遇到的反派们,也往往或者是自己身心受到过伤害,或者是抱着不破不立的心来改造世界。

  “理解一切就是原谅一切”

  “理解一切就是原谅一切”。每个人变成后来的样子,都是因缘际会、时也命也,往往难以自主,反派们所谓的“洗白”,或者本来就无所谓黑白,只是最后理解了,便也原谅了。而这种处理方法,往往比消灭他们的肉体更有意义。

  AB越愿意深入他们的内心和头脑,怀着一颗悲悯之心,去讲述各自的故事,剖析他们的动机,甚至从感情上给予他们一定的理解。反派们的遭遇体现了忍界和人心的黑暗,但是AB没有把这种责任加在任何单个个体的身上,对于反派们来说,他们在伤害别人的同时,自己也是受害者。整个忍界的黑暗,对于任何单个个体来说,都是难以承受的重担。

  第一阶段——坏得纯净的水木老师

  作为火影第一话里出场的第一个反派,水木老师在他不长的出场时间里兢兢业业的诠释了啥叫坏人。 水木老师这个人,其实没有什么分析的余地。一开始装好人后来切开来是黑的,也不是很稀奇的套路。你说他害鸣人的原因,貌似也就是拿卷轴,渴望力量就能解释。更深层的,如果有也没表现出来。而且他不装好人之后那个神态表情分明就是在脑门上写着“我是坏人,纯的”,丝毫没有对任何人怀有柔情的迹象,嗯,这家伙的萌点比不上后来的受虐狂飞段和守财奴角都。对于读者来说,不要说认同,连感同身受都很难。

游民星空

  第二阶段——最初的对手再不斩和白

  再不斩和白出现在鸣人他们的生命里可以说是个意外。 那时候“叛忍”这个词给人的直观印象大概还是凶神恶煞的坏人,作为叛忍的再不斩被迫出逃,但是失去了相对稳定的经济来源只能靠打零工为生,投奔了黑心猥琐的老板,接下的工作又刚好是杀人。后来看得多了,对叛忍也有了更多认识,再加上血雾之里的过去若隐若现,当年再不斩暗杀的水影实际上是被土哥控制的,这多少也在多年后进一步“洗白”了再不斩这个已经死去很久的人物,背井离乡仍旧坚持梦想、贯彻自己的道路,终究还是虎落平阳、壮志未酬。 黑暗和光明共存于世界上,在孩子们最初迈出村子接触世界的时候,值得庆幸的是他们看到的不只是黑暗。

游民星空

  第三阶段——姹紫嫣红的中忍考试篇

  伴随着出场人物的成倍增长,中忍考试篇可以说从几乎任何方面看,都给人一种姹紫嫣红的感觉。 这个篇章从内部和外部拓展了火影的空间,在内,十二小强可以说是又一批黄金一代,随着更多人物的引入,也介绍了更多的忍术、体术、瞳术……还有更多的爱恨情仇。在外,别的村儿的小孩们的出现,也让大家更深的体会到木叶的生存环境多让人羡慕。从反派这个切入点看,这个篇章也让人眼花缭乱。 火影里的反派,到目前为止,结局大体就是三种,一种是感化之后变成正派站在鸣人一边,一种是直接死掉,一种是被鸣人感化之后再死掉。而在这一篇章里发挥反派作用的人物中,蛇叔这时候说为时过早,比较有分析余地的就是我爱罗和宁次这俩误入歧途的娃了。 火影里有个现象,就是越黑的反派小时候是越好的孩子。这个问题确实很值得琢磨。

  第四阶段——致我们不愿逝去的蛇叔

  蛇叔要说“坏”的话也是真“坏”,把手下当炮灰、坑死自己老师,你说他干那些事儿是为了科学研究但是被他当小白鼠的人也是无辜的,违反了木叶的法律(如果有这东西的话),被发现了当然不能当没事儿一样(所以后来他自己搞了个村子随便研究没人管得了他)。动机很崇高这种事情,放在火影的反派堆里,大家一个个都是奔着世界和平去的,蛇叔这个动机也显不出多高尚来。但是他“坏”的潇洒坦荡。人家干啥事儿都没有心理包袱,就感觉蛇叔是真的热爱自己的事业,当反派当的那么乐呵。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蛇叔能这么潇洒坦荡欢喜异常……我觉得很重要的原因是——他没啥羁绊。

游民星空

  第五阶段——“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的晓

  晓在火影里存在的时间跨度其实是很大的,从第一部里鼬带着鬼鲛的朝雾之归乡,一直到四战联军的口号都是对抗邪恶的晓组织。但是单论他们作为反派出现,最集中的还是疾风传里大家被团灭的那段时间。 他们是脱离了主流的一群“异类”,之所以成为异类,往往是因为曾经受过伤害。晓之所以成为后来的晓,直接原因就是弥彦的死,这也成了长门和小南的伤。角都不愿意相信人,把感情都倾注在了钱上,多少也和曾经被同村人伤害的经历有关。飞段能够不死,却总是希望自己能被杀死。蝎的扭曲是砂忍教育的结果,迪达拉倒是心无旁骛的执着于别人都不理解的艺术。大柚子背负了木叶的黑暗忍辱负重,鬼鲛曾经在杀戮同伴的任务中迷失了自己。作为“不是疯子就是在疯掉的路上”的宇智波的一员,土哥终究还是没有拗得过基因。

游民星空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火影忍者专区

  第六阶段——高尚与卑劣之间的志村团藏

  如果用一个烂大街的说法,团藏是一个典型的马基雅维利主义者。但是也正像马基雅维利说的,在一个充满了狮子老虎的世界里,统治者只能让自己也变成狮子老虎,人们喜欢标榜高尚,但是作为上位者只有高尚的德行往往什么也干不成。高尚的目标和卑劣的手段,有时候确实需要在一个人身上得到平衡。 但一个人物却往往不宜太复杂,光明和黑暗同时集于一身不但刻画起来不好把握,相比起前期光明后期黑暗和前期黑暗后期光明的处理也更不好接受。所以村长们往往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爱罗背后有那一群长老,三代的身后也有团藏、小春和炎。他们共同完成着作为上位者需要处理的日常事务,只是肮脏的、不近人情的交易往往让长老和顾问们去做,这多少从两方面都保持了人物刻画的一致性。 这个现实太残酷,也太复杂,所以并不是谁都愿意去面对、去表现。不过AB还是用他的悲悯之心,在团藏生命的最后,终于给大家呈现了他的视角,让这个一直以来被人恨得牙痒痒的坏人,能够悲壮地有尊严的死去。

游民星空

  第七阶段——中年男人兜哥和土哥的心路历程

  无父无母的小男孩,甚至连朋友也没有,甚至连记忆也没有,在人生还没有开始多久的时候,遇到关心他、爱护他、鼓励他、守护他的女性,像女神一样给他温暖和慰藉,在他荒凉的生命里闪着光亮,指引着方向。 孤儿院、眼镜、时钟、头盔……那些承载着他的身份和回忆的意象,其实是团藏夺不去的。哪怕后来院长麻麻不认识他了,也不能否定他曾经在孤儿院经历的一切。在很多年后他还会无意识的想起孤儿院里上床的时间。其实他一直寻找的就在自己心底。AB也告诉大家,兜的羁绊并不是都烟消云散了,还有人在等着他。AB把选择权给了他,找到自己,不是依赖外在的科学研究,而是挖掘自己心底最真实的渴望。 后期AB越来越喜欢让他的人物回到原点,兜兜转转一圈之后发现最初的自己才是自己最想要的。就像是远行的人历尽风霜之后终于归来,回到记忆深处最温暖的时候,有院长麻麻和小伙伴们在等着他。

游民星空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火影忍者专区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