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动画应回归理性 重质量才是生存之道

  第十一届中国国际动漫节在杭州举行六日,客流近140万人次,吸金近150亿元。而一个数据却悄然缺席,多年以来,相关部门的负责人都会在会上介绍上一年度中国动画电视片的产量。“重量轻质”的现象正在改变。

  

  在历年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中,电视动画片的产量从2012年到2014年,分别为261444分钟、199132分钟和138496分钟,换言之,2014年的产量是2012年的一半略多。

  不过,这样的产量下降,我们大可不必大惊小怪。早在“26万分钟超越美日”的时代,业界就普遍质疑其含金量。从长远看,中国动画需要从数量型向质量型转变,从规模型向集约型转变,这在当时就已经成为共识。

  早在2013年第九届中国国际动漫节上,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相关负责人就曾明确表态,不再公布各地的动画产量分钟数排序。而在本届动漫节上,总局宣传司司长高长力也表示,这两年国产电视动画的产量在下降,这是理性的回归,在产量下降的同时,质量正在提升。

游民星空

  杭州2012年的电视动画片产量是近2万分钟,而整个动漫游戏行业营业收入是43.1亿元,到2014年,产量下降到不足1万分钟,而营收达到65.8亿元,营收的增长除了动画片自身的效益提升之外,还得益于产业链的延伸。

  动画电影是动画产业链上紧随电视的一环,而在全国,动画电影正在异军突起。2014年,国内全年共制作完成并取得公映许可证的影片达到43部,有32部进入城市影院市场,累计票房收入逾11亿元,同比增长67%,放映总场次487万场,同比增长45.4%,累计观影8687.9万人次,同比增长43.8%,三个增幅均高于全国电影行业整体水平。

  

  以戚继光这个题材为例,2012年的一部作品遭到了业界的集体质疑,而去年由北京电视台制作完成的国内首部“中国梦”主题三维英雄热血动画片《戚继光》获得了本届动漫节“金猴奖”的动画系列片银奖,许多已有“审美疲劳”的评委看片时从头看到尾。

  “讲故事只有脚踏实地地站到历史的背景当中,真实地还原历史,才能让故事和人物更有力量。”北京电视台动画节目中心副总监何蔚介绍说,团队专门邀请了明史、明代服饰史、明代武器史和戚继光生平研究等方面的10多位专家全程把关,像戚家军使用的狼筅、神机箭等武器,鸳鸯阵、三排阵等阵法都在片子中得到真实再现。

游民星空

  “中国动漫产业已经进入转型升级期,在2011年之前许多企业还在做规模,现在必须走精品路线,那些靠政府补贴生存的企业必须会被市场淘汰。”浙江大学影视与动漫游戏研究中心主任盘剑教授坦言,现在他还时常能看到思维停留在五六年前甚至十年前的作品,这样的作品不会有生命力。

  “在某一个时期大谈渠道为王没有错,现在谈内容为王,也不全对,在互联网时代,应该是精品为王。”中国传媒大学副校长廖祥忠教授同样认为,互联网时代人们获取信息的最大障碍就是信息过于丰富,只有精品才能够从冗余信息中脱颖而出。“只要你是精品就不会被湮没,这是个非常公平公正的时代。”

  

  “动画作品在有益于未成年人成长的基础上,要提高艺术性、观赏性,成为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相统一,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高峰之作。我们的最高目标就是生产这样的精品。”高长力表示,国产动画作品要在表现中国梦主题、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落细落实上下功夫。

  就在本届动漫节开幕不久之前,原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导演马克宣病逝。这位参与创作多部“水墨动画电影”的老导演,在身后掀起了一股怀旧热潮。曾于1990年获第十四届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最佳短片奖的《山水情》又被网民翻了出来,在豆瓣网上,得到了9.2分的评价(满分10分)。

游民星空

  当时担任人物造型设计的著名国画家、中国美术学院博士生导师吴山明告诉记者,水墨是中国独特的美术形式和语言,《山水情》能够成功并不是偶然的,只有坚持民族风格,才能走向世界。

  廖祥忠则认为,以往在动画创作中,我们对主题的表达失于表层化,就是用中国红、中国灯笼、中国诗词这种文化元素来传达,只传递了民族元素,没有深层次地表现民族精神。“讲好故事的基础是作者必须要有一种善良的情感,并对表达情感有强烈的欲望和巧妙的手段。”

游民星空

  美国小飞机动画制作公司的创始人约书亚?西蒙则举例说,众所周知,米老鼠的原型来自迪士尼当时工作室里的一只小老鼠,而维尼熊也来自于作者儿子的一件玩具,“作者和它们之间有感情,所以他们也把这样的感情带入给了观众。”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