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家江川达也抨击宫崎骏动画 可能诱导犯罪

  最近的日本动漫界好乱,而且越是大师越容易中枪。曾经创作过《东京大学物语》《神通小精灵》《GOLDEN BOY》等人气作品的漫画家江川达也在创作方面有着自己的心得体会。现在,看到大量娱乐至上的作品充斥着市场,他提出了更应该重视教育意义的观点,甚至指出就连宫崎骏的动画也有唆使观众犯罪的隐患存在。现在,就让我们来看一看他的评论文章吧。

游民星空
江川达也

  笔者经常听到有人说:“看这部电影真开心,今天就暂时忘掉现实当一当傻瓜吧。”这句话应该正好体现出了电影的娱乐作用。

  但也有人说:“听了这番话,明白到人为了在现实中生存就需要对事实或困难进行分析、考虑解决方法并付诸行动,这就是想办法生存下去的心态。”能说出这番话,就说明了电影也是有教育意义的。

  然而在笔者看来,教育和娱乐是完全相反的。

  教育是面对现实并作出努力的东西,而娱乐则是逃避现实宣扬享乐的东西。

  是的,教育是“面对”,而娱乐是“逃避”。因此,从教育意义出发还是从娱乐角度出发,可能会令作品得到完全相反的评价。

  举个简单明了的例子,《周刊少年JUMP》、宫崎骏的动画(非高畑勋的动画)、迪士尼乐园、进军好莱坞的《哆啦A梦》、高收视率电视剧、人气小说等等,这些都是被观众所熟知的娱乐大作。

游民星空
宫崎骏

  再拿漫画来说,明明有向教育方向发展的可能性,但却因“一定得是娱乐”这样普遍的误解,于是变成娱乐至上,已经快要走到山穷水尽之境的行业了。不只漫画,整个社会圈中都弥漫着娱乐至上主义的气氛。对于稍稍偏好教育类作品的笔者来说,这是一个悲哀的现实。

游民星空

  和教育相比,娱乐是像酒、烟和毒品一样的东西,是不断逃避现实、让头脑变得迟滞的嗜好品。“不不不,娱乐是给生活锦上添花的。”或许有人会说出这样的反驳。但是,我并不那么认为。

游民星空

  所谓的娱乐作品中的主题,只不过是放纵欲望受到良心的谴责后,用来消除罪恶感的借口而已。

  制作方拿借口当主题(大义名分),一边声称“这就是想诉说的东西”,一边兴奋地制作着充斥诱拐幼女敲诈勒索色情,和大量杀人破坏斗争欲望的作品。这是借正义的名义逃避现实来放纵欲望的表现。

  观看(或阅读)的人也都没有察觉,一边放大心中逃避现实的欲望,一边陶醉在正义的美酒中而使得作品大受追捧。另外也有一些直截了当的制作人(颇有自觉性),用“这部作品能让人充分享受那种乐趣哟”这样的宣传语或提示语来哗众取宠。

游民星空

  但这种不加掩饰的作品却不怎么畅销,究其原因是看着不好意思。果然,还是隐晦的美谈比较容易让人接受。

  而且,比起观众,带有出品方自身都没有意识到的“深层内涵”的作品更易被接受。这种心理与不会自责的犯罪者心理构造相似。能成为毫无罪恶感放纵欲望的借口,同样也能成为愉快实施犯罪的根源。

游民星空

  所以,某种程度上,宫崎骏动画也在骚动着犯罪者的心吧。

  笔者认为,高畑勋拥有能看到宫崎动画中“恶”的那一部分的头脑。我曾听到过一个传闻,说很久之前高畑勋向宫崎骏指摘了某事,那之后宫崎骏就不跟高畑勋交流了。但是宫崎骏现在却表态说,自己是因为想要得到现已不太交流的高畑勋的认可才继续制作着动画。

  这样听来好像是一件好事啊。一定有人这么觉得吧。但是,真的是好事吗?

  综上所述,我的观点都是从教育的角度来对娱乐作品进行分析的。

  从教育的角度出发,越是畅销的娱乐作品,就越是“不合格”的作品。因为教育和娱乐的价值取向是完全相反的。以上就是我所有观点的基础。

游民星空

  笔者只是说出了从那样的理论体系进行分析后得出的结论,而从不同的理论体系分析应该会得出不一样的答案。虽说笔者可以接纳别的理论,但总感觉没什么说服力。

  所以如果是在教育和娱乐两方面都经验丰富的制作人有不同观点的话,我很想听听他的想法。

  但至少到目前为止,既持有两种观点又在两类世界里活着的人,笔者一个都不认识。

游民星空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