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哆啦A梦:伴我同行》日式猥琐男的心理满足

  童年记忆这种事,一般是美好的,但有些东西,长大了就该想得更明白点,这也不奇怪——认为小孩子天然的具有“善良”“纯真”的品质是一种错误的想法,因为道德这种东西,乃是后天社会教化的产物,小孩子没有受到社会洗礼,其实是不具备道德观念的——譬如臭名昭著的连环杀手爱德华·盖恩,在跟社会正常接触之后,才变回了一位慈祥和蔼的老者。

游民星空

  《哆啦A梦:伴我同行》里的几位主人公还未成年,但是创作者已经成年了,而且这部影片明显是针对中国观众的童年记忆来贩卖的,到处宣传“哭成狗”的催泪效果,这显然不是小孩子们能明白的。

游民星空

  这样来看,《哆啦A梦:伴我同行》里的故事就不合适了,譬如这男主角大雄的基本动机,就是为了追求静香,在生活中几乎没有第二个人生目标,当然我们不能要求大雄口口声声成为“XX主义的接班人”这样虚伪,也可以把大雄对静香的举动在很多场合下理解为很傻很天真,但站在一个成年观众的角度来看,大雄的很多做法还是有点过分,譬如在《哆啦A梦:伴我同行》里,就有大雄用哆啦A梦的道具使得静香衣着暴露的桥段,还有静香赤裸沐浴的反应镜头,甚至有大雄主动掀动静香的裙子意图惹怒她的情节——虽然这个举动给大雄抹上了一层悲情的道德色彩,但大雄知道自己这样做可以惹怒静香并且真的惹怒了,那说明大雄和静香至少在这一点上达成了默契,二者都清楚地了解到了这个举动的含义——性骚扰。

游民星空

  幸运的是,《哆啦A梦:伴我同行》里静香沐浴的镜头没有过于暴露,跟动画片里相比,这版电影里的静香已经“淑女”得多了——据说有人统计过,静香在动画片里曾600多次被大雄看到裸体以及摸屁股——如果你在网上搜索关于静香的图片,甚至会发现大量猥琐龌龊的同人创作。

游民星空

  放到欧美,静香的这种设定肯定会涉嫌“儿童色情”而带来麻烦,但在日本,似乎这不是一个问题。在日本的大众文化产品里,儿童色情已经是一个屡见不鲜的主题,所谓“萝莉”“正太”这些说法,都是从日本过来的,这无疑反映了日本主流社会对于未成年男女的浓厚性趣——日本人的胆大妄为连美国人都受不了,美国国务院在2013年曾通过了一项决议,称日本为“儿童色情销售与生产轴心国”,在遭受国际压力之后,日本收紧了真人儿童色情产品的生产,但在儿童色情漫画的创作上不无所动,2014年,日本最终通过了一个决定,规定持有儿童情色电影是违法的,但是某些情况下关于恋童癖的漫画仍然合法(这在欧美可是弥天大罪)。

  在一大堆H漫的包围下,《哆啦A梦》当然显得清纯无邪,那个软弱可怜的大雄,总是被以胖虎为代表的学校霸凌所欺侮,而且学业不佳,四肢瘦小,于是,这么个“心地善良”的小屌丝,有了未来机器人哆啦A梦的帮助,岂不是满足了每一个孩子的儿时梦想?

  但是,一旦面对静香,大雄几乎就像换了一个嘴脸。在这部《哆啦A梦:伴我同行》中,除了上述性骚扰手段以外,大雄还曾强迫哆啦A梦给他搞了个爱情机器,把某人关进去十几分钟,出来后见到的第一个活物,某人就会疯狂的爱上。这个机器大雄也连蒙带骗的用在了静香的身上,当静香出来后,她立马面颊绯红双眼迷离的抱住了出木衫……

游民星空

  大雄对静香的这一举动显然是不道德的,这跟暗中给静香下强力春药有毛线区别?!按照大雄的逻辑,静香是没有独立人格的,她漂亮(特别是在胖妹的映衬下)、优秀,是自己的梦中情人,所以自己很渴望得到她,用什么手段无所谓,只要得到她就好——其实大雄每次失手都是因为自己太笨,要不是他智商是硬伤,静香早就被大雄玩得死去活来了。

  但是静香似乎从来没有明确拒绝过大雄,哪怕是掀裙子被惹怒后给了大雄一拳,过后还是冰释前嫌,长此以往,甚至在网上开始有了“静香是个绿茶婊”的言论。

游民星空

  怎么就“绿茶婊”了?静香是无辜的,她所体现的,还是以大雄为代表的一群日式猥琐男的直接欲望投射。大雄的懦弱无能,乃是全方位的,如果说胖虎、小夫还是仗势、仗钱欺人的话,那出木衫呢?大雄无论在智商情商还是道德层面,都是不如人的,但就是这么一个窝囊废,爱上了“校花”般的静香,癞蛤蟆对于天鹅肉的觊觎,这便是大雄和静香间的基本人物关系。

  癞蛤蟆一定要吃到天鹅肉,有了哆啦A梦这个超级帮手,还管静香开不开心?静香开心与否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必须被我大雄得到。于是乎,大雄的猥琐一面在“童真”的包裹下被肆无忌惮的彰显出来,静香完全沦为了猥琐男大雄的欲望客体,这甚至有点像日本爱情动作片的人设——在很多日制爱情动作片里,女主都性感惹火,男主则丑陋龌龊(特别是那些什么痴汉电影),这正是为了满足那些龌龊男性观众的观影心理,让他们有极强的带入感。

游民星空

  《哆啦A梦:伴我同行》没有AV那么露骨,但在心理状态上如出一辙:大雄从未成年开始就要得到静香,即使有意无意的若干次性骚扰了静香也在所不惜,而静香也满足了大雄(以及通过大雄产生的带入感的观众们)的最终欲望,她最终嫁给了大雄。而《哆啦A梦:伴我同行》里除了交代大雄对静香并不尊重的痴迷以及看起来稍微勇敢了一点的举动,就只是用虚泛的“善良”来填补大雄空洞的灵魂。

  静香所代表的女性,在《哆啦A梦》里并没有独立的人格,这正是日本社会中男权思想的不自觉投射,甚至在今年的一部日剧《问题餐厅》里,剧中人也正是借静香来反思自己,说静香每次被这些小男生摸屁股之后还要迅速平复情绪,正是因为她要坚强的生活着,“要学会谅解、不在意、接受”。

游民星空

  这话听来搞笑,实则饱含女性的创伤。回想动画片里的静香,在未来社会里最终遂了大雄的愿,但是她自己究竟怎样看待这些男生?如果她遇到了樱桃小丸子,会怎样倾诉衷肠呢?

  静香的可怜,是全体女性的可怜。作为静香的反义词,胖妹一直就是大雄的梦魇,哆啦A梦穿越时空而来,也正是为了警告大雄不要跟胖妹结婚,如果娶了胖妹,那就是对大雄最大的惩罚——在整部《哆啦A梦:伴我同行》里,胖妹从现在到未来都是一个丑角,作者不关心胖妹的心灵(即使拿“作者自嘲”也无法开脱此一人设的性别歧视意涵),因为你胖、你丑,你就对男主人公“没用”,应该被嘲笑被抛弃,而这种表达的心理基础则是:女人必须性感漂亮,充作男性的欲望客体,你达不到这个要求,就不是个合格的“女人”,至于男性的品质怎样,与女性无关,女人没资格挑男人,男人想得到你是看得起你,好好配合“享受”就是了(想想《怪物史莱克》,美国人的表达还是高级得多)。

游民星空

  《哆啦A梦:伴我同行》正是这样一部细思恐极的作品,这里面似乎有两个大雄,一个面对哆啦A梦诚挚真心,受尽欺负不改善良初衷的大雄;另一个,则是对静香垂涎欲滴,不择手段也不考虑静香感受,只想攫静香为己物的大雄。

游民星空

游民星空

  如果我来写大雄,当他穿越到未来,一定会为自己当年的举动感到羞愧,并对静香和胖妹都道歉,然后告诉静香:我爱你,作为一个成年人爱你,我小时候说想给你幸福但并不懂事,现在我懂了,我会尽我的全力给你幸福,并且完全尊重你的感受,如果你选择了我,我会很开心,如果不,我也为你祝福。

游民星空

  另外,蓝胖子有时是助纣为虐了,但这不怪它。

作者:图宾根木匠  原文链接>>>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